cindy梦求好运

蓝二哥哥迷妹一只

这篇超好吃,而且我爱看炸毛别扭的小汪叽

森罗:

半夜诈尸捞一捞


《云深不知处鸡飞狗跳的九天》


修改了一些自己觉得非常突兀的地方,全文覆盖过去了...虽然很可能需要二修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黑白局》也顺手修了,当然跟最近的狗没关系虽然我被柯洁小哥哥圈粉了(你他妈),添了一些情节,感觉可以混个更,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一看...(挣扎




会修几个画风相似的短篇,凑一起印无料(捂脸)

[魔道祖师][忘羡] 未名

明明是很清清淡淡的文字,就像蓝家给人的感觉,但看到后面那一连串的等还是被虐哭,新修版最虐我的就是新加的蓝家父母的故事,我果然爱汪叽爱的深沉

素节:

* 蓝忘机视角。说是cp文,其实应该是蓝忘机中心。  


* 短篇小段子,我觉得我在大纲文的道路上越跑越远了。


* 赠  @洋葱茶   ,趁着你我都还在这个坑里,先写了吧(提前八个月的生贺也是生贺)。写的不好,凑合看,没写出来的地方,请尽情脑补……


* 关于蓝夫人的性格,纯属瞎编,毕竟原著没有写,我就自由发挥了。


* 没想到用什么题目好,嗯……


====================


蓝湛会说话比较晚。


别人都说贵人语迟,却不知他其实就是不太想说话。


说什么呢?叫“妈妈”,身边没有。叫“爸爸”,也没有。




他只朦胧的记得,很小的时候,每个月的一天,会去看一个人,她会抱着自己、逗自己玩、对自己说一些似懂非懂的话。


小小的时候,是小大人一样的哥哥抱着去的,不过那个时候还不记事。


再然后,就是扯着兄长的袖子,沿着曲折的白石小径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其实是有点累的。但是,兄长从来不让别人来帮忙,只是拉着他,一起走。累了,就休息一下。




后来,他知道,那个人,是母亲。


母亲是什么概念?小蓝湛其实不是很懂的。他更熟悉的,是案头的书册、是修习的功法、是滚瓜烂熟的家训、是清淡的生活、雅致的礼仪,以及叔父严而不厉的脸。




不过,这个叫母亲的人,似乎和家里的所有人都不是很一样呢。


每次兄长和自己来看她,她都会拿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玩。有时候是手编的花环、有时候是草做的小狗、有时候是奇形怪状的纸鸢……


她还会扎小辫。各式各样的,然后把头发弄得乱成一团糟,弄不回去。还好小孩子不用佩戴抹额,不然麻烦就大了。


她还会玩泥巴。嗯,字面意义上的。她的手很巧,可以捏出好多东西。蓝涣学的很快,蓝湛一般只是看着。蓝涣就会笑嘻嘻的多捏一个给他。每次母子们弄一手泥巴,只有蓝湛小手小脸都白白的。母亲就会来闹他,抹的小脸上、白衣上一道一道的,各种衣冠不整。蓝湛越是嘟着小脸要跑,她越是兴起。


她还会躲猫猫。有一次,她躲到了房檐上面,天都快黑了还不出来,小蓝湛也就一遍一遍的绕着房子找,眼泪含在眼眶里就是不掉。最后,她还是自己跳下来,把两个孩子抱在怀里,点着鼻子说,“小傻瓜,找不到怎么不喊妈妈?”


她还会喝酒。这个要偷偷的说。都不知道她的酒是从哪里来的,家里从来不会有酒啊。有一次被问的麻烦了,她轻飘飘的说,家里没有,出去拿嘛。不过,她不让蓝涣和蓝湛喝,她说,“你们蓝家人的酒品啊……啧啧。”


她还爱吃好吃的。她那里总是藏着各种各样的水果、小糕点。蓝湛觉得,每次去看一次母亲,自己都要胖一圈。


她还会讲故事。她喜欢把小蓝湛抱在膝盖上,搂着身边的蓝涣,讲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只是故事的结局经常不怎么好。她也不在意这些故事是不是适合小孩子,就想起来什么讲什么,也经常没头没尾的。有妖魔鬼怪的故事、有修行夜猎的故事、有爱恨情仇的故事。蓝湛后来很多都不记得了,就对一个故事印象深刻,一个姑娘遇到一个青年,曾经擦肩、曾经对峙,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再后来,他们分开了。非常狗血。他记得自己追问过故事的结局,母亲摘了一朵龙胆花插在他头上,笑了笑说,“不是什么故事都有结局的,湛湛以后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可别让她跑了。”




母亲是什么?母亲就是童年最好的玩伴了吧。虽然,从来都是她玩蓝湛。




母亲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要罚抄家规的呢。只是,似乎也没人来罚她。叔父从来都不过来。


母亲似乎也从来不会离开那个小院子。


那院子周围并没有结界法阵,母亲也并没有像外面说的有什么隐疾,能跑能跳的。


但她一直住在那个小房子里,种着花、哼着歌。


似乎在等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等。




直到有一天,六岁的小蓝湛整理好自己的衣冠。等待着兄长来接自己去看母亲。


却听到了不用再去的消息。


为什么?她上个月明明说好要雕一只小兔子的,她说话从来不会不算数的。




这又是在玩新的游戏吗?房间里没有、房檐上也没有,这次,躲到哪里去了呢?


找不到,就再找好了。实在找不到,就等一等。她藏不住了,总会出来的。


于是,蓝湛一直在等。




从六岁等到了十五岁。




等到有个少年从墙头上跳下来,手里还拎着个酒坛。


等到有个少年在玉兰花间言笑晏晏。


等到有个少年带来一对小兔子。


等到有个少年抛着枇杷踏着船。


等到有个少年念叨着家乡的小吃溜入冷泉。


等到有个少年拔剑护在身前。




等到人来人又走。


等到花落花又开。




等到带着自己喜欢的人,来到龙胆花前。


再尝一次天子笑,再藏一次心中人,


再为一人凌乱衣衫,再与一人开怀共眠。


曾经,一个人在幽筑前等待时谱写的曲子,


如今有了名字。


曲名《忘羡》




END







一本正经地吹叽——瞎扯我对含光君的一点理解

世界第一好的汪叽!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云寒丹霄:

含光君是个怎么样的人?高冷,雅正,沉默寡言,实力高强,子弟楷模,仙门名士……平日清冷雅正,醉后却似孩童心性。为人严肃,实际上又不是那么严厉。屡次细读原著,都觉得处处可见汪叽“含光”之处。


 


一、品貌


 


在相貌方面,世人评价他是“举世无双百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书中其他地方俊极雅极皮肤白皙肌肉线条流畅可称完美之类的词句也很多,因为冷淡严正,所以在品貌排行上位列第二。


再看实力方面,汪叽应该是从小就是修为出众。雅骚水行渊那段里,蓝大提到是除水祟人手不足,所以回来找汪叽协助。绝勇和羡羡一起斩杀屠戮玄武。后来的共情中,射日之征时期聂大评价说汪叽修为高深。义城一战中一手琴一手剑,迷雾之中轻松从容。灵力枯竭还能对阵族中三十多个长辈。更不用说护着羡羡引开尸群还有最后单手提石像棺材……


除了以上最基本的相貌和实力这两点,最令人心折的大概就是汪叽的人品性格。


少年时碧灵湖除水祟,羡羡问他若是找不到水鬼该如何,少年汪叽的答复执拗刻板,但是正气凛然——“找到为止,职责所在”。云深不知处被烧,他不肯屈服,于是伤了腿。云深被烧,父兄遭难,自身难保。然而当绵绵被点作饵,他毫无惧意地再次向温氏抗争,之后更是舍身从屠戮玄武嘴下推开了羡羡。临危之时平静漠然,面无表情,反倒是羡羡来救之时才“惊愕万分”。汪叽一开始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


众所周知含光君是逢乱必出,骄矜里羡羡提到,汪叽是自小如此。不是因为羡羡身死才四处夜猎寻找其下落,而是夜猎本就是他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对羡羡的等待和寻觅应该是在这种逢乱必出基础之上。


夜猎一事上,众多世家往往是只管大事,少管闲事小事,有利可图就积极,要担责任便好推诿。义城事了之后,羡羡建议汪叽让应当管辖此处的各世家分担责任,他却答“可以考虑”,可见以往的夜猎,哪怕是自己当了冤大头,他也不曾放在心上。不为名利,不怕凶险,只要有人求助,含光君就一定会去。一来是他修为深厚,夜猎不惧难度,二来他耐性涵养颇佳,不会因事端微小而弃之不顾。从小说开头一直到结局,忘羡二人从重逢到相伴,除却待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多数不是在处理邪祟,就是在去处理邪祟的路上。说含光君是名士,是楷模,半点不掺水分。


 


二、特质


 


作为姑苏蓝氏的典范人物,老古板蓝启仁的得意门生,汪叽毫无疑问是雅正的。


“雅”的地方处处可见。比如他被羡羡撞见了洗澡,看到胸口疤痕,会拢起衣领;羡羡说恶诅痕到了腿根,他会侧头避开不看;莲花坞与江澄冲突以后,他得知了羡羡灵力有异的真相,对着昏迷的羡羡心痛不已,却仍然只是克制地“微不可察地摩挲了一下”。第一次醉酒以后,发现二人衣衫不整,顿时面色雪白,恐怕正是害怕自己冒犯了对方;第二次醉酒被羡羡亲了一口,还会一掌拍晕自己,绝不逾矩;围猎时偷亲了羡羡,到头来还生自己的气,甚至失态砸树;最后二人心意互通了,野战时还会给羡羡道歉……且汪叽与重生归来的羡羡相处,处处可见关怀维护,然而又不显露丝毫过分的情绪,以至于羡羡知晓他的心意,还是通过旁人之口。这也是含光君极为可贵的雅正特质的体现,他不知羡羡记忆有损,只当自己早已被人拒绝,因此收敛情意,不露声色,一心全力护持,不肯让自己的心意再给对方造成丝毫困扰。


他自小注重仪态,长大更是端方。番外里那些表现看似不成体统,实际上是道侣之间三拜拜过,不当为外人道。


至于“正”,更加不必多说。除了逢乱必出,不争口舌之快,不背后语人是非,他在天下人称道夷陵老祖射日有功时,坚持苦劝羡羡放弃鬼道,一遍又一遍地反对他挖坟纵鬼。后来人人都说魏无羡目中无人,他却敢说上一句“他说的不对吗”。羡羡还点出过汪叽不是不能面对现实的人,如果“雾面人”是至亲之人,也绝不会回避否认,半点也不双标。


汪叽其实还是个相当敏锐的人,虽然他“未知全貌,不予置评”的态度让他鲜少表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没有想法的可有可无的存在。受困玄武洞中时,是他率先回头,提到“潭有枫叶”,找出了一条生路。之后推断出凶兽是屠戮玄武的,也是他。老祖羡归来之前,是汪叽辨认出符咒出自一人之手,并很快了解其效用。待到金丹之事被揭露,温宁一问方知,他早就觉察到了羡羡灵力有异。甚至穷奇道一事之前,汪叽就不止一次提醒过羡羡,失控的可能。后来观音庙里,汪叽喝令苏涉转身,揭出千疮百孔咒真相。金凌被挟持,在金光瑶失神慌乱、众人紧张不安之际,还是他看准时机出手,保住了金凌的性命。


后来羡羡在金鳞台共情聂大,对蓝大说到金光瑶是最大嫌疑人时,汪叽表示了赞同。彼时蓝大认为仅仅是因为汪叽信任偏爱羡羡所以赞同他,实际上是一个误解。话题疑点在于金光瑶无暇分神去挖坟取尸,汪叽指出“他不必本人去”,且羡羡问他金光瑶反应如何时,他答的是“天衣无缝”,由此可见汪叽对于金光瑶是有怀疑之心的。至于为什么会对名声不错的敛芳尊不信任,我觉得可能根源在于羡羡为温氏妇孺出头后,汪叽质问过一句“他说得不对吗?”,当时金光瑶的回答,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他不是一个会坚守正道的人。而汪叽带羡羡去金鳞台时,秦愫也有提到汪叽多年不曾来金鳞台,除了长期在外夜猎,恐怕也有对金光瑶、金光善不佳印象的原因。由这两处可以推断,汪叽的在聂大疑案中的立场,不是出于对羡羡的盲信,而是出于对羡羡和金光瑶两人的认识以及个人的判断。


再有后来乱葬岗上与羡羡问答应和,进而指出苏涉的可疑之处,又及之后羡羡说出对聂怀桑的推测时,汪叽的配合。这两处汪叽说的话都并非是单纯的附和,“正是如此”、“金光瑶的杀心”……显然,汪叽与羡羡一样是心中有数的。


除却对羡羡的关怀体贴,汪叽于后辈而言也的确是个相当可靠的前辈。一众小辈对含光君又敬又怕,蓝家的小辈更是对他崇拜不已。当这些小辈违了规矩,总要小心翼翼地偷看他几眼,生怕受到训诫。但大梵山夜猎,汪叽却让他们“尽力而为,不可逞强。”;景仪气愤不过,汪叽也没有苛责他“背后语人是非”;义城之中迷雾浓重,汪叽将对手引开,避免误伤;羡羡对思追说“别害怕”时,思追说“前辈你和含光君真像”;知道阿箐等人经历后,小辈们悲伤不已,甚至大哭失态,汪叽没有制止;后来一群小辈去别人家门口烧纸钱,汪叽若是亲自阻止,小辈们即使不解其意,也必然会战战兢兢乖乖听从,但他让羡羡去阻止,自己却未出面,小辈们受羡羡提醒,再被屋主训斥,顺利认识了自己的错误。这些正是对小辈的体谅。


另外,小辈之中,思追看似是与蓝大哥更为相似,实际上却是如含光君一般正直无畏、机敏温和,的确是汪叽亲自教导出来的优秀弟子。


 


三、忘羡


 


醉酒叽的表现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因为他的一切举动都“诚实坦率”。平日里许多话恐怕是问了也不说,醉时对羡羡几乎有问必答。清醒时酸得能蘸饺子了,也只不过望着羡羡与女子谈笑,默默碾碾脚边的石头;醉酒后对着温宁抬脚就踹,还背过身挡人视线。清醒时对不喜的人、事、话语,最多不过漠然以对;醉酒后一心只剩了羡羡,还只听自己想听的话。清醒时彬彬有礼,仪态端方;醉酒后豪放直白,行为如孩童般有趣。坦诚直率的醉酒叽,的确极大推动了忘羡关系的发展。


羡羡作为“命定之人”,是汪叽成长中极为关键的一部分。桀骜那一章里提到,汪叽的日常就是夜猎、看书、打坐、写字、弹琴、修炼,话也不怎么说。但从羡羡到云深求学以后,沉闷一次次被打破。


古人互相称呼多半是喊字,除了长辈上级喊名,其他时候直呼其名往往是态度不善不敬。羡羡为了引小古板的注意,喊了一声“蓝湛”,还不在意地告诉他若是不高兴可以喊回来。结果既雅且正的小古板后来竟真的一直喊他“魏婴”,所以后来连温情都疑惑二人关系。


“蓝湛”这个叫法除了羡羡,只有少年时的聂怀桑介绍他时提到过,但从聂二的态度来看,当面喊蓝湛他应该不敢,而且他后来也的确是喊的“含光君”。


喊过“魏婴”的人相对多一些,除了汪叽,还有一众路人修士、蓝启仁、温情、金凌、聂明玦、虞夫人、王灵娇、温晁、金光善和金夫人。


因为亲近而互相直呼名字的,只有忘羡二人。


少年时汪叽对羡羡可以说是有些凶巴巴的毫不留情,最开始全然一副刻板掌罚者对待头号顽劣同窗的态度。沉闷不爱说话的汪叽屡次被逗引得情绪激动,常年句号结尾的人不知道爆出了多少句感叹号结尾的话x甚至被迫违规领罚。玉兰树后的目光,最后一日抄书时蜷起的手指,面对水行渊时的援手,藏书阁窗边的注视,罚跪挖蚂蚁洞时的询问……无处不显示出,明俊轻狂的少年羡羡,勾住了小古板相当一部分注意力。


少年汪叽几乎是连聊天都不怎么会的,玄武洞里难得开了尊口同羡羡说话,起头的话题却是作息,随后又很快一板一眼地接上不近人情的“不检点,恶习”,还态度坚决地提出“要改”。射日之征以后,对着修习鬼道的羡羡,也是一次又一次执拗又坚决地提出“鬼道损身,损心性”,旁人所见的夷陵老祖修习鬼道带来的威风、名气、利益,都不在他眼里,一切敌对似的争执,多是在为羡羡个人着想。他本是看到了羡羡心性的隐患,可惜态度措辞令人误解。后来的含光君没认出重生羡时,也是以礼相待,认出后对着那些鬼道手法也不曾指责,开篇的蓝家小辈甚至是用着召阴旗夜猎的,可见对于鬼道本身,含光君态度颇为变通,他的关注点只是羡羡的心性罢了。


百凤山围猎时,聂大也是独揽一半猎物,却只有羡羡被人责难,金子勋一句“家仆之子”道破了众人的心思,当时汪叽目光一凝,不知是不是觉察到了世人对羡羡态度的变化。金鳞台上,众人颠倒黑白,汪叽道出实情,却被轻易敷衍带过。后来汪叽也依旧如实辩驳,漠然听过风言风语,独对绵绵致礼。他将夷陵老祖由“善”转“恶”的过程看在眼里,为兄长那句“心性大变”的评语而痛心,只可惜每次对着羡羡,他的劝诫如少时一般强硬直接,都不曾起效。


从百凤山的偷吻,到不夜天的救援,再到对三十三位同族长辈的拔剑相向,含光君这条“歧路”似乎越走越远。偷吻之后大发雷霆,是气愤于自己不能自控、趁虚而入;不夜天毅然相救,已然抛弃声名,忘却生死;与长辈相抗,更是彻底打破了过往循规蹈矩的枷锁。哪怕一切回应不过是一个“滚”字,也不曾有半点委屈哀怨。


这一方面固然是他一往情深心甘情愿,另一方面,他断不清此事对错,也并未多在对错上纠结,只是执拗地希望与羡羡一道承担后果。


确保羡羡安全后,他仍然恪守着原则,有过必罚,三十三道戒鞭,一道不差。后来领了思追上山,即便无人再来责难,他也自己跪了一天一夜。


此处多提几句,汪叽对正道的坚持应当存在一定改变,他听到金子勋的一句“家仆之子”,又见了后来金光瑶似乎无可奈何的一句“但就是因为对,所以才不能当面说”,再到金光善授意下,众人皆言夷陵老祖不识好歹,绵绵一个家仆出身仗义执言,却被旁人言辞攻击,最后羡羡千夫所指,二人迫不得已交上手。他所见到的所谓正道,便是如此一步步“惩奸除恶”的。羡羡说过“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汪叽的表现,大抵如此。虽然对长辈不敬,他愿将代价尽数收下,而他的选择,并无半点悔憾犹疑,“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断不清对错,所以是非也罢,后果都一起担着,得失不论,不必论。逢乱必出也好,金鳞台上众目睽睽之下护着羡羡杀出去也罢,毁誉由人。


十三年之后,当初那个只会说“不”的人变了许多,虽然还是很闷,还是过去那样的少言寡语,但每句话都变得极有意思。


重生的羡羡装疯卖傻,试图通过假意说喜欢他来膈应他,然而雅正端方的含光君却半句不甘的责问也没有,回应道:“这可是你说的”;待到羡羡问起如何被认出的问题,也不是单调地避而不答,一句“想知道?”吊人胃口,再接一句“你自己告诉我的。”引人好奇,最后一句干脆的“自己想。”收住话题,让羡羡深感重生以后与汪叽相处是处处落在下风。


不仅如此,几乎是羡羡只要说了话,他必然有所回应,朝露一章里“似乎没什么可说的,还是‘嗯’”,羡羡一说“嗯什么嗯”,他便极为配合地问了“那要如何打听?”;草木一章,羡羡感叹 “风水真差。”他不“嗯”了,应了一句“山穷水恶。”;迷雾之中羡羡关切地询问他是否受伤,他不是规规矩矩地答“没有”或是“否”,而是似有些傲然地应了句“怎可能。”;最终观音庙事了,羡羡同他讲思思的往事,起头说了句“蓝湛,你知道吗。……”他竟极为老实地回了个“不知道”;羡羡向他讨饶,他笑说“天天就是天天”,像是孩子气的撒娇,不允心上人耍赖;见过了“绵绵”,还面上淡然地说“请把抹额还给我,魏远道”,除却这个醋味十足的“远道”,还特意说了个看似疏离的“请”字表达不满,带着几分滑稽可爱;在云深里羡羡提到违规,汪叽脱口便说“没事。犯了也……”随后自己也觉得不妥而偏头,又无辜似的掩盖过去。


或许是十多年来心底积压了许多话,所以重逢之后,只要对方开口,他总愿意接下话茬。


汪叽虽然寡言,但是温柔细腻的细节随处可见。总在纠错的少年汪叽容忍了玄武洞里羡羡的粗口,还偷偷让他枕了自己的腿;乱葬岗上羡羡被温情拍出瘀血,汪叽脸色一白把人接住;金鳞台上纸人羡回来后,在他脸上抖了一阵,他才轻轻拈下;藏书阁翻找邪曲,羡羡一歇他就拿过了剩下的书册;羡羡激动时震倒了烛台,他也是立刻抬手扶正;羡羡与蓝大谈话结束,他贴心地取了酒来;再去乱葬岗途中羡羡微感疲倦口渴,汪叽就在农舍停下歇息;引开尸群之后,汪叽周身浴血,独独手上羡羡袖子撕成的绷带完好无损;去往云梦的船上,小辈不习惯含光君满脸血污,他却只记得先给羡羡擦脸;莲花坞里与江澄争执,他按剑防备,羡羡一有变故立刻撤身,毫不在意自己会被伤到;在客栈里修整,让羡羡睡够了养好精神;羡羡通过共情了解金光瑶生母旧事,睁眼后汪叽第一个问他“如何”……


含光君也好,小汪叽也罢,都总是在执拗地等待。不论是否懂得了生死的含义,他都在那扇门前沉默地等待着。所幸最后含光君苦守那么多年以后,终于修成正果。

《魔道祖師》概估年表

潛水植物:

用(表示年歲、季節,或與前一事件時距
部分事件存在時間誤差,部分事件發生順序可能互換,部分事件另有備註


歲數以主角忘羨夫夫計,汪嘰≒wifi,虛歲




9歲
wifi入雲夢江家(冬春,師姐時年≒12,澄妹≒8


15歲 ※①
忘羨姑蘇初見(春
(亂入)香爐夢境part 1(時距>1月
金、江聯姻解約,wifi、澄妹返雲夢(夏,時距≒3月


16歲
百家清談會射箭,wifi初見溫寧,扯汪嘰抹額


17歲
(亂入)香爐夢境part 2
雲深不知處燒燬(冬


18歲 ※②
世家子弟繳劍接受岐山溫氏教化,忘羨斬屠戮玄武(時距≒1月
蓮花塢覆滅(時距>半月
wifi剖丹,被扔下亂葬崗
四家結盟,射日之征,始(春,時距>6天
藍氏雙璧、澄妹奇襲教化司,配劍歸主(時距≒1月
wifi鬼道大成,出亂葬崗復仇(夏,時距≒2月
舉薦瑤妹到瑯琊


18、19歲 ※③
聶大、瑤妹翻臉,瑤妹無間道


20歲
辣雞洋入蘭陵金氏為客卿
射日之征,終,瑤妹認祖歸宗,三尊結義
百鳳山圍獵,忘羨初吻,孔雀姊夫表白(秋
樓台簪花,羨三歲(時距≒2月
溫寧亡,兇屍化(時距≒1天,阿苑時年≒2,溫寧得年19、20
wifi表面叛出雲夢江氏,入亂葬崗畫地為牢(時距≒5天
忘羨爹(攻)娘(受)名分確定,鬼將軍煉成(冬
金、江聯姻,師姐出嫁(時距≒7天


21歲 ※④
雲深不知處藏書閣重建落成
大小姐出世


21、22歲 ※⑤
窮奇道截殺,孔雀姊夫、金子勛亡(時距<1月,≒28天
不夜天酹酒誓師,師姐亡,汪嘰救wifi,重傷33前輩(時距≒3天,師姐得年≒25


22歲
亂葬崗圍剿,wifi亡,溫氏殘部屍體投血池(時距≒3月
汪嘰帶回阿苑,喝他喝過的酒,受他受過的傷


22、23歲 ※⑥
莫玄羽接回蘭陵金氏,時年14
金、秦聯姻,瑤妹成親


23歲 ※⑦
小星星霜華一劍動天下,時年17
亭山何氏滅門,金家集齊wifi殘稿,「兒子?矮(×),不提了。」
思詩軒燒燬
櫟陽常氏滅門,常宅拍門作祟,始
破案,緝凶到案(時距≧1月
囚辣雞洋,「娼妓之子,無怪乎此!」
聶大亡,釋辣雞洋(時距<2月
辣雞洋屠白雪觀,宋嵐盲,小星星挖眼償宋嵐


24歲
莫玄羽發瘋,回歸莫家莊
金光善亡,瑤妹繼任家主、即位仙督,表面清理辣雞洋
宋嵐復明下山尋小星星


25歲
聶大屍塊投櫟陽,以毒攻毒鎮壓,常宅作祟止息


26、27歲
雙道長亡,宋嵐兇屍化(小星星得年20、21
常萍亡
阿箐亡(得年16、17


29歲
金如松亡
瞭望台始建


35歲
莫玄羽獻舍,wifi歸世(夏
觀音廟告白,天天就是天天(時距≒2月




※①香爐夢境為亂入,不計入遣返雲夢與始聽學時距


※②屠戮玄武有時間bug,聽學(15)後一年多射箭扯抹額(16),發生在岐山教化(18)前年,但離開玄武洞後,江叔叔旁白說17歲斬玄武?蓮花塢覆滅時(18)岐山清談會已經是前年
  感謝 @水叶 協同討論,簡要結論:屠戮玄武約在17交18翻年,射日開始在春,征戰約兩年餘,梟首溫旭→wifi出亂葬崗→提拔瑤妹在夏,瑤妹臥底至少一年多,詳細討論過程內容,請見這裡
  蓮花塢覆滅~wifi被扔下亂葬崗,歷時十來天,不精確概估,至少2週
  岐山教化~wifi出亂葬崗,未足半年
  藍大在雲深燒燬後、射日之前……忘羨17、18時,初見瑤妹
  wifi出亂葬崗前幾日聶大梟首溫旭,不久後提拔瑤妹,並在藍大訪河間時舉薦瑤妹到金家所在的瑯琊
  汪嘰射日初期,wifi出亂葬崗前已獲封「含光君」


※③瑤妹可能在忘羨18下半年叛逃,有不確定性,記概略
  之後射日中期,同在瑯琊,孔雀姊夫誤會師姐,具體時間難定,僅推估概略在忘羨19
  wifi在射日中第一次使用陰虎符,且金家對陰虎符、鬼將軍念念不忘,<惡友>中辣雞洋特意確認殘本是否為wifi 19歲的親筆手稿,猜測陰虎符可能在19左右煉成


※④網路版「今年金凌将满十五」,實體書「金凌今年十五歲」,bug修正,確認用的虛歲,藏書閣重建落成、大小姐出生年份、阿苑年齡、<漢廣>、<夜奔>卷時間修正


※⑤實體書年歲bug修正,窮奇道截殺、不夜天酹酒誓師發生時間點浮動性增大,21冬~22正月皆有可能……藏書閣落成、大小姐出世、亂葬崗圍剿時間點同理推算


※⑥莫玄羽在孔雀姊夫亡故後被帶回蘭陵,與瑤妹成親的順序不明,以瑤妹<恨生>卷所言次序,被試圖架空時需要有力岳家鞏固地位推估排序
  (不算參考的參考,修文前明言瑤妹兒子金如松6歲夭折……結合瞭望台因素,金如松約在汪嘰24出世,加上瑤妹先上車後補票以及秦愫孕期,可能在汪嘰23時聯姻吧)


※⑦思詩軒燒燬與櫟陽常氏滅門,順序不明,但金家在何氏滅門時才集齊wifi殘稿,推論這樣排……
  wifi共情中聽了<洗華>mix《亂魄抄》約3個月……但瑤妹不是每天而是隔個幾日就到清河彈琴,不確定wifi所謂連聽三月是自起始日算起,或實際聽mix的天數(歷時≒3m×Nd),且有破障音/邪曲的功效還有靈力催動的條件,故難明定瑤妹暗害聶大的時間
  連帶,雲深重建竣工前藍大教瑤妹<洗華>並托付助聶大靜心定性,修文前雲深在忘羨21時重建完畢,後改為藏書閣落成……也無法獲知何時雲深完全竣工……




現在進行式中,汪嘰≒聶二≒35,37≧瑤妹≧35,澄妹≒34,莫玄羽肉身26、27左右,思追≒17,大小姐≒15(實13+,初登場<13.5)……已經是兇屍的溫寧時間永遠靜止在19、20左右……藍家小白菜們年齡分布大略13~18上下
如果現在還活著,師姐≒38,溫寧34、35左右,小星星≒29,阿箐25、26左右




莫玄羽應該在孔雀姊夫領便當後被接回金家,27……但是……莫玄羽靈力低微未有金丹,顏控駐顏考量(……),不想給想老
Bug?辣雞洋15歲時就是有名的夔州流氓,但是忘羨20歲結束射日之征後,辣雞洋已經在蘭陵金氏當客卿,卻比汪嘰23歲時出抱山的17歲小星星還年少?蘭陵金氏客卿在夔州耍流氓?
至今仍未可知,瑤妹的具體歲數?瑤妹1×歲時喪母投奔金鱗台,射日時仍是少年……與忘羨同齡的聶二喊瑤妹三哥,射日時至少也要≧18


沒啥線索可以推估年齡的:叔父、聶大、藍大、孔雀姊夫……etc.蘇涉之流,不必要也不重要

【论坛体】《>>>【严肃求问】千日引和一线牵的实测效果??》合集

竟然就这么完了,好喜欢这篇的

Fengmg:

高魔修真论坛设定,很奇怪,文不对题,流水账


原著属于秀秀,ooc和雷属于我,撞梗提醒,敏感内容提醒


合集+番外,粗略大纲完结,非常抱歉_(:зゝ∠)_




【正文】




第一章→戳←




第二章→戳←




第三章→戳←




第四章→戳←




番外→《无相》←






第五章:【以下简略后续】




【主线】:




魏无羡和变小的蓝忘机共处了一段时间,心理上对他的定位渐渐转变,1.0少年蓝忘机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六岁同窗时,对他只有懵懂的好感,偏偏又被蓝曦臣提前告知了后来发生的种种,因此对变成自己徒弟的魏无羡观感相当微妙。魏无羡再一次地,像曾经少年时代那样,拉着小蓝忘机疯玩乱闹,逮准时机就瞎撩,相处模式既幼稚又青涩(中间省略一大段细节),然而正在他觉得一直这样也挺好的时候,2.0版成年蓝忘机突然又变了回来。




魏无羡最开始是怅然若失,但很快他发现这事大条了,好像喜欢上了师尊,而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在病急乱投医地试探了几天以后,他找到了两个(非常不靠谱)的方子,接着摸上了论坛。




这段过,转入金鳞台清谈会。




蓝忘机这次带着他出席是为了这一回会在清谈会上示出的某种灵物,这种灵物的作用是巩固神魂(修复记忆什么的),而它离开本体后半柱香就会消散,所以必须当场服用。为了不被世家人认出来并且anti,蓝忘机让魏无羡假扮成了“莫玄羽”,并且将他一直护在身边。




清谈会开始,许多世家门派都领弟子上来给各路大能见礼,其中有两个姑娘给魏无羡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怀疑)。




剑宗小辈中排位第一、赫赫有名的半步金丹大师姐,以及狐族某少主,一个兽耳兽尾鸳鸯眼小萝莉(魏无羡内心os:爹妈真会混血……)。




前者是个三无面瘫黑长直,戴着面纱,配白骨长剑,剑身上寒气缭绕,看着特别高冷,见礼也没多说一个字,魏无羡却总迷之觉得她其实一直在暗搓搓放空走神(???),最让他在意的是旁人窃窃私语说这个女子出身其实很不好,年纪轻轻,但当年到底怎么入道的一直是个迷,现在能在剑宗这种男修制霸的门派里混成首座,也算是不可小觑balabala而且虽然功法完全不同,她剑道的路子却很有点含光君当年“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balabala




那个狐族小萝莉使一把比自己还长的银枪,本人让魏无羡莫名觉得有种神秘的亲切,大概是因为这姑娘比较狂,看着挺有共鸣……听别人说这个少主一身反骨,坚决要维持着血统特征(狐耳狐尾鸳鸯眼)走天下,还放话说,至少打过自己才有资格点评她的所作所为,否则自己如何行事轮不到外人瞎逼逼,也是阳魂以上,未及金丹……简而言之,整个人非常非常日天日地,深受他赏识((




言归正传,按清谈会分配,蓝忘机和魏无羡住一间房,魏无羡一边全程论坛直播,一边暗搓搓地偷偷撩。




很快他就发现,效果好像还挺好?蓝忘机身上似乎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总之就是在清谈会期间,两人的气氛一直有些若无若无的暧昧,而且这种暧昧越来越浓烈,甚至在论道的文试当天他俩还借着衣袖掩盖在下面偷偷牵了手(




全程直播,论坛众人纷纷表示被刷新认知,不知道该让楼主赶紧上还是怎么着,就觉得这发展有点不对,说好的一生一世的白月光呢,你逗我们哪???




ps:其实是因为那个灵物被羡羡服用了以后他的神魂和记忆会慢慢稳定补全,所以二哥哥心里特别高兴,不怎么压抑自己不再把他当徒弟了而已(拼了两千年的老婆终于要回来了)……




但是魏无羡就很纠结啊,又吃醋那个白月光又禁不住师尊的诱惑,结果跟蓝忘机关系越来越黏糊越来越黏糊,直到最后围猎的时候一发不可收拾。




清谈会围猎有个传统,就是大家都要按家族门派住帐篷,就算帐篷里特别豪华,它外观还得是个帐篷……此时魏无羡按照论坛楼里热心道友的建议,拉着蓝忘机偷偷跑到另一处偏僻的瀑布边扎了一个简单的小帐篷,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告白。




结果当天晚上蓝忘机在那个瀑布下的水潭里洗(修)澡(行)的时候被羡羡跟了过来,两人脑袋一热就在边上莫名其妙地亲了起来,结果搞得魏无羡迷迷糊糊的,又莫名其妙地被他抱回了帐子里压到了身下,开始一边乱七八糟地告白一边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并没有,虽然告白很顺利,魏无羡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想起了自家师尊那个让人膈应的白月光,于是刹车,只互相帮助了一下。




他把这事大概在论坛里一说,道友们不禁刷起了yoooooooooooooo突然限制级?并祝贺楼主虐狗成功,中间掺杂着部分觉得师尊好像变渣了的质疑,不过大体上还是祝福和普天同庆,除了闭关君又开心又伤心,嗯。




她……没绰其实就是剑宗的那个三无高冷大师姐,已经差不多猜出来了楼主的师尊真的是含光君_(:зゝ∠)_,一边祝福可爱的楼主一边为自己本命cp伤心欲绝,向好姬友馒头(小萝莉)各种嘤嘤嘤花式哭诉,表示这辈子绝对结不了丹了,陨落后记得给她多烧点纸钱啥啥啥的(馒头:你内心戏真多,呸!




虽然论坛道友们大多数极力劝阻并表示楼主你要先把白月光的心结解开你不能色令智昏,回来以后俩人还是没多久就滚丨床了,因为实在没办法拒绝师尊……




全楼都有种楼主乙烷的感觉,然而在这时候魏无羡突然把前面他们水的那些(是的他到这时候才看完)全爬完了,开始追问金银馒头和闭关君含光君和夷***的事(他记忆渐渐恢复),闭关君全程=口=(天啊这是正主要算账吗我是不是应该去把我产粮的号删了先……),但还是把自己跟馒头两个人有过的解读和猜测,主要是关于那本书透露的各种细节都说了(此处省略具体内容),并成功地让楼里大量道友一头栽进了这个注定没啥希望(不)的墙头……




温情温宁两姐弟早有怀疑,现在更觉得不对头了,实在按捺不住,于是特意跑了一趟云深不知处,并且帮助魏无羡彻底恢复了记忆,happy ending




另:魏无羡修为和记忆都恢复得差不多以后,蓝家先是对外公告了这件事,并联手另外世家为他正名,最后公布了他和含光君的婚讯,据说公布的当天剑宗山门整整劈了半天的极品青火金丹雷劫,引得论坛里的道友奔走相告,楼里充斥着诸如“快出来看啊青火雷劫!!”“剑宗那个牛逼哄哄的大师姐特么的结丹了!快出来看!!”←诸如此类




  




【支线】:




①闭关君和金银馒头:她俩在整个论坛里的作用就是为忘羡过去的故事进行补完,一个是含光君大迷妹,一个把羡羡当本命,忘羡后援会会长、副会长,并且其实是一对奔现百合(。闭关这个人出身不好,少女时代受尽折磨,无意间找到了差点被当作垃圾清理掉的《玄门轶史》玉简,并因其中含光君的种种对大道的体悟获感,而踏上了修行的第一步,在九死一生的绝境中真正入道,多年来一直追随着蓝忘机当年(为了救魏无羡)、无尽深渊上斩落星河那一剑的剑意……所以她对蓝忘机的感情的解读其实是非常准的,非常非常准




金银馒头这人典型帮亲不帮理,其实当年的事魏无羡也有过错,但是她给自己duang着好多层迷妹滤镜,不管不管wuli羡羡是坠好der(




②温情和温宁:早在无尽深渊之前,温情就已经去世了,但她是自缢请罪,并且出于羞辱的心态,世家将她的尸首完整地保留了下来,神魂拘在乾坤小炼狱里,让她昏与魄分离,永世不得超生。后来蓝忘机将她的尸身接到了蓝家,即使是在病中,依旧寻来的沉水香等灵药,配出了传说中的“返魂香”,让她的魂魄重聚,返回人世。




但这些事温情自己并不知晓,在她苏醒之前蓝忘机就让温宁(半傀儡)带着她离开了,不久之后他离开了蓝家,开始了长达千年的修行。




③无尽深渊:当年魏无羡被围剿,走投无路掉下了无尽深渊,蓝忘机追着他进去时斩落了深渊上一段银河,截断洞天的入口,逼退了世家疯狂的追杀。蓝忘机背着重伤意识模糊的魏无羡,在暗无天日、魑魅魍魉潜行的深渊里一刻不停地斩杀了许多日夜,但始终没有找到出口,无奈之下他只好以性命相搏,又一剑破开了这片洞天,两人才得以脱身。




至于深渊之中他剖白过的那些心意,大概永生永世都不会再有人知道了吧。






④论坛部分id:




小雅车辖—蓝景仪,id是因为这一篇里有一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归去来——蓝思追,归去来兮辞“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报君黄金台上意——温宁,id是因为这首诗讲士为知己者死的知遇恩情




去留肝胆两昆仑——温情,这个id是因为觉得情姐姐风骨铮铮,和这首诗相配




玉镜台——专门负责歪重点注意人家都没注意到的事,比如说情姐姐恶趣味的用alpha(α)和Omega(ω)代指忘羡……




妾拟将身嫁与——人赢,爱好秀恩爱,三句话不离夫君,这人本来预备着在后面指♂点羡羡的(




交换法器材料有意者私聊——常驻法器版,理性客观的直男,他本来预备好像是帮忙解释老祖的法器、还有那些灵药的作用什么的……




(剩下的基本都是丰富楼里生态多样性+插科打诨卖萌+打酱油的)






【全文完】


谢谢大家=3=


不知道会不会被再吞tag……

我家胖儿子有双大长腿,真帅

转载自:clover-nan